文章正文
习近平改革这三年(上)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5-12-03 12:36:3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三中全会召开两年来,一些改革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。

201212月,习近平在温暖的深圳开启五天的广东之行,这是他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国内35次考察调研中的第一次,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。

“三中全会召开两年来,一些改革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。”

国企改革的思路刚提出时,学界有不少叫好声,但很快就有人发现,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政府,积极性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而习近平在多个场合说,中国改革已经进入到攻坚期和深入区。

接下来的改革,将不可避免触及深层次的社会关系和利益调整,遇到的阻力也会越来越大。“面对的暗礁、潜流、漩涡会越来越多,因此现阶段推进改革必须识得水性。”

中国的现代化道路,既要快也不能太急,要在合理范围内掌握它。

“为什么说北方的粳米好吃,就是时间长啊;土鸡好吃,也是物质积累没有偷工减料。”

张卓元回忆,当时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组在讨论时,有人感到,一下子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“决定性作用”跨越太大,最后是习近平拍板采用了这一提法。

中央八项规定提出不要铺红地毯,“有很多乡镇也写一条不铺红地毯。它从来就没铺过,你现在还给它找出个事来,还想起要铺红地毯了!”

与国企改革“让利”不积极相比,各地在争试点、要政策、争享“溢出”效益方面却一个比一个积极。

三年来,除了反腐,中央领导层还先后推出八项规定、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、整顿四风等举措。在习近平看来,这些都属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。“也要触动利益关系,也要主动纠错,这都是改革。”

今年深圳遇到上了少有的“炎”冬。

1122日是24节气中的小雪,深圳莲花山公园内的气温高达30度。邓小平塑像前,围满了身着短袖的游客。塑像后面的一株高山榕树,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2年考察深圳时栽下的“愿望树”。

那是习近平就任总书记之后第一次到地方调研,接着他又去了珠海、佛山、广州。这是一条邓小平在1992年“南巡”时走过的路线,习近平此番重走颇具深意。

习近平在讲话中表明了他的用意:“之所以到广东来,就是要在我国改革开放中得风气之先的地方,现场回顾我国改革的历史进程,宣示将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的坚定决心。”

“改革”二字,在邓小平“南巡”20年后又成了热词。此后3年,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,对改革的路径、领域、突破口进行了新一轮的设计,全面深化改革在相关领域渐次启动。

但正如习近平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所言,中国改革经过三十多年,“好吃的肉都吃掉了,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”。回顾这三年,一些改革在大力推进,一些改革正面临艰难障碍,另一些改革在等待启幕。

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参与了十八届三中全会“全面深化改革”文件的起草工作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改革进入深水区,一些重要的改革涉及比较重大的利益调整,阻力较大,但也要看到,改革的势头正明显加快。

“改革不停顿,开放不止步”

“没准你们今天能见到总书记。”

习近平抵达深圳的日期是2012127日。此前4天,时年72岁的陈开枝接到广东省委办公厅的电话,说有位重要领导要到广东来,希望他不要离开。

1992年邓小平“南巡”时,陈开枝作为广东省委副秘书长,与时任省委书记谢非一起全程陪同。“我已退休多年,一般的事情不会找我,这次是一位省委副秘书长亲自给我打电话,”接待经验丰富的陈开枝意识到,“可能是习近平要来。”

陈开枝是习近平的“老熟人”。早在1978年,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广东省委主要领导,陈开枝当时是广东省委办公厅秘书处处长。习近平去广东时,两人开始认识。陈开枝回忆,习近平一家对他有几种称呼,习仲勋夫妇称呼他为“开枝”,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称他为“叔叔”,习近平则叫他“秘书长”。此次在深圳相遇,习近平仍然称他为“老秘书长”。

因为父亲习仲勋,广东对习近平而言,还有着另一份特殊的意义。正是习仲勋主政广东期间的勇于破冰,深圳经济特区才得以获批成立。习仲勋晚年的大多数时光,也在深圳度过。

陈开枝比习近平提前一天到达深圳。在五洲宾馆,他遇到了另外3位老人。他们是1992年时的深圳市委书记李灏、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、佛山市委书记欧广源。他们当时也在各自主政的地方,分段陪同邓小平“南巡”。

20年后,4位老人相聚深圳。他们将陪同习近平向邓小平塑像敬献花篮,时间定在128日上午。当天是周六,游客很多,4位老人先到山顶喝茶聊天。快10点时,习近平到达公园,在4位老人陪同下向邓小平塑像献过花篮,之后一起向邓小平塑像三鞠躬。

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,随后习近平跟4位老人作了简短的交流。当年全程陪同邓小平的陈开枝,介绍了小平“南巡”时的一些情况。他回忆了邓小平当时对攻击改革开放的人说的一些话,习近平听完就笑了。

最后,习近平在邓小平塑像后面栽下了一棵高山榕树。20年前,邓小平在20公里外的留仙湖公园也栽了一棵高山榕树。

在更早的1984年,邓小平也曾去过一次深圳,视察了位于深圳河北侧、与香港隔河相望的渔民村。这个面积只有0.25平方公里的村庄,在全国第一个实现家家“万元户”。习近平此行也到访了渔民村,渔民村渔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兴炎全程陪同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习近平对邓小平1984年到渔民村时的故事听得最认真。

在深圳,习近平给外界留下了亲民的印象。他在考察行程中没用警车开道,也没有实行交通管制。陈开枝128日在莲花山上等习近平的时候,跟山上游客聊天说:“没准你们今天能见到总书记。”果然,习近平到莲花山顶后,走向欢呼的人群,面带微笑,跟每个接近的人都握了手。

但习近平的轻松让却警卫人员感到紧张。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梁伟发当时是省公安厅长,负责警卫。据他回忆,当天公园不封园、不封路、不安检,习近平到莲花山公园时,他已颇为焦虑,当习近平与民众握手时,“我感到压力非常大,衬衣全都湿透了”。

2013年广东省政协会议上,梁伟发还回忆过一个细节,习近平的车辆在市区通行时没有实行交通管制,有3次被后面的社会车辆超过,“有一次有车蹿上来,差两米就追尾了,总书记说‘让群众先过’。”

离开深圳后,习近平沿着邓小平1992年“南巡”时的路线,先后去了珠海、佛山、广州。

陈开枝最终从广州市政协主席任上退休,现任中国扶贫开发基金会副会长。他的理解是,1992年邓小平“南巡”是为了肯定一条鲜血开创的改革之路,那么习近平此行,就是接过了邓小平的发令枪,再次发出动员令,在广东强调“改革不停顿,开放不止步”。

和当年邓小平、习仲勋期望广东“杀出一条血路”类似,习近平离开广东前,对广东下一步改革开放,提出了很高的政治期待:广东要努力成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排头兵、深化改革开放的先行地、探索科学发展的试验区,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斗。

回北京20天后,2012年最后一天,新一届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,主题就是改革。习近平提出,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。 在走上总书记岗位后,习近平高调宣示改革,也契合了当时整个社会对“改革再出发”的期待。中国经济在经历了2001年到2005年的“黄金年代”后,增速放缓。特别是2008年遭遇世界金融危机后,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扩大投资、央行刺激经济的措施,经济在反弹的同时,也留下诸多隐患,诸如房地产泡沫、地方债隐忧、影子银行泛滥等。

在社会领域,“风险也有增无减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城乡差距、贫富差距、行业和地区间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,而且越来越大。从信任风险看,如果给老百姓承诺的医疗、教育、社保、社会服务等承诺再不能兑现,老百姓很难继续信服党和政府。习近平也深刻指出,“人心向背决定执政党的生死存亡。”

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,社会要求再改革的呼声已经很大。20122月,《人民日报》发出了《宁要微词,不要危机》的评论,引起强烈反响。3月全国两会期间,改革成了热词。南方周末记者当时采访了十几位在任的省部级干部,都表示改革要进一步推进。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当时表示,“高层已明显意识到了压力”。

半年后,中共十八大报告全面回应了公众的关切。报告提出了“必须坚持改革开放”、“始终要把改革创新精神贯穿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”。习近平正是那份报告的起草组组长。此后到201311月,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的一年多时间里,为启动全面改革的各项准备都在进行。

与香港隔河相望的深圳渔民村,在全国第一个实现家家“万元户”。习近平到访时,对邓小平1984年到渔民村时的故事听得最认真。 (南方周末记者 张涛/图)

“铁达尼克号真要沉了,它就是沉了”

“现阶段推进改革,必须识得水性。”

卷着裤腿、打着伞,在雨中听取工作人员的介绍,这是习近平在武汉新港考察时的一幕。2013721日到23日,习近平在湖北进行了三天考察,当时中共中央正在起草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文件。习近平除了调研经济情况外,还调研了改革的有关情况。

对于中国的改革而言,此行意义重大。在湖北省领导干部座谈会上,习近平首次提出了改革的五大关系,并进行了详细的阐述。习近平说“改革的几个关系,在湖北讲,实际也是对全国讲”。

五大关系包括,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关系、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的关系、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的关系、胆子要大和步子要稳的关系、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。

谈到“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”的关系时,习近平说,“我们一个大国,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。”他打了个比方,“铁达尼克号真要沉了,它就是沉了,小帆船可以在水里打转,绕几个弯又起来了。”

习近平提出,当前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分外艰巨,要一鼓作气、不可退缩。但接下来的改革,将不可避免触及深层次的社会关系和利益调整,遇到的阻力也会越来越大。“面对的暗礁、潜流、漩涡会越来越多,因此现阶段推进改革必须识得水性。”

他通俗地解释“识水性”:会游泳不识水性,在水里头也未必能够游得好,甚至出事。他说,在河里游泳下面有水草、低洼地、暗流漩涡,在海里游泳有涨潮退潮。

习近平举了自己上世纪80年代在厦门当副市长时的见闻作为例子。当时厦门还算是前线,对面就是金门。有些内地人偷渡,看到金门那么近,搞几个球胆吹起来就下水。天亮后上岸就被人按倒,偷渡者以为到了金门,其实是漂到了鼓浪屿。“他们下水的时候是平潮,等到过一会就涨潮,怎么也游不到金门啊,这就是不识水性。”

他还幽默地说起自己的亲身经历,有一次他在鼓浪屿游泳,赶上退潮,一下去就被推到远海去了,最后拼命地往回游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上了岸,“我说这下我们要漂到金门,这笑话就大了”。

说完这些话,习近平总结道,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,都是推进改革的重要方法,要把顶层设计搞好、搞慎重,考虑系统化,同时还是要试点进行,有了实践的成果之后再推开。

“先试点再推广”的思路在本轮改革中被广泛运用。20139月,上海自贸区挂牌成立;一年后,国务院于20141221日发出通知,向全国推广上海自贸区29项试点经验。现在,天津、广东、福建三地自贸区又已开始建设。

“自贸区的集聚效应非常大。”广东自贸区横琴片区党委副书记叶真说,横琴新区2010年到2014年吸引了八千多家高端服务业进驻,但成为自贸区之后,今年一年就吸引了四千多家。

横琴在借鉴上海自贸区相关经验同时,针对毗邻港澳的特点,也在摸索自己的经验,正在制定港澳人员在横琴的“轻微经营违法行为豁免清单”制度。如内地要求餐饮企业必须悬挂食品卫生许可证,但港澳就没有此项规定,以后港澳人员在横琴的此类行为,可以免予处罚。目前横琴已经梳理出三十多项可免予处罚的轻微违法行为。

广东自贸区的建设,在广东省各项改革中,被中央政治局委员、省委书记胡春华称为“最大的改革”。他要求广东加大推进各项工作,在全国自贸区建设中走在前列。目前广东省自贸区三个片区(广州南沙、深圳前海、珠海横琴)已经探索出自己的60条经验。

横琴片区在优化司法环境方面的探索也受人关注——在全国率先推行立案登记制,建立法官终审责任制和员额制,设立知识产权巡回法庭。横琴的探索正是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。

司法体制改革,也遵循了“先试点”的原则。习近平就任总书记之后,打破了此前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政法工作的惯例,改由他本人亲自分管政法工作。

2014年,中央政法委确定了上海、广东、贵州、海南等7个省份作为第一批试点省份。2015年,第二批11个试点省市名单也已确定。这些省份又各自确定了一些试点县市,如广东就确定了深圳、佛山、汕头、茂名作为试点市,待条件成熟再择机推广。

今年65日,习近平主持深改组第十三次会议时,又一次提到了“试点”的重要性,他强调:“试点是改革的重要任务,更是改革的重要方法。试点能否迈开步子、趟出路子,直接关系改革成效。”

拍板“决定性作用”提法,成立“深改组”

“没有中央最高领导下决心,很多重大的改革是很难出来的。”

今天看来,在全面深改的准备中,湖北之行,是继习近平考察广东后的又一关键节点。

那次,他不仅在湖北省领导干部座谈会上首次提出改革的五大关系,在随后举行的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上,又公开提出了改革要研究的六大问题。当时座谈会的参加者包括,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、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、上海市市长杨雄等。

“这被认为是给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定调,也给接下来的改革定调。”参加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的经济学家张卓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不过张卓元解释,有些媒体认为习近平考察湖北后才形成了“六大问题”,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准确。20134月,三中全会起草小组成立,在玉泉山召开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时,组长习近平对整个文件的目标、要求、指导思想做了说明,当时就已提出改革要解决6个方面的问题。

6个问题中,排在第一的是“进一步形成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”。最终三中全会在这个问题上实现了重大理论突破,提出了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起“决定性作用”。而自1992年十四大以后,提法一直都是“基础性作用”。

张卓元回忆,当时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组在讨论这个提法时,有人感到,一下子提出起“决定性作用”跨越太大,最后是习近平拍板采用了这一提法。“当然这也是起草组大多数人的共同意见。”张卓元说,“但没有中央,特别是最高领导下决心,很多重大的改革是很难出来的。”

起草文件期间,起草组全体会议都由组长习近平亲自主持,一些有争议的问题,也拿到全体会议上讨论,最后由习近平拍板。

“中央还明确提出,三中全会只写改革,纯属发展的举措不写。”张卓元说,2013119日,三中全会正式召开,有中央委员在讨论文件草案时提出,为什么像西部大开发那么重要的发展没有写进全会的文件,原因也就在于那是发展问题。

目标已经明确,接下来就是落实的问题。

这时,又有人“旧话重提”,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就通过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定,但通过之后,落实情况并不到位,以致改革并不理想。于是,是否成立一个机构来统领改革,又成了起草组要考虑的问题。

在社会上,类似的呼声也很强烈。从2011年起,就不断有声音要求要对改革进行“顶层设计”。十八大后进一步发展到要求成立一个改革领导机构,甚至都想好了名称,叫“改革委”“体改委”的都有。

在讨论2013年新一届国务院机构改革时,这个问题也讨论过。201211月,十八大刚闭幕,中央就成立了机构改革的文件起草组。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王满传是起草组专家之一。

“起草组慎重讨论过成立改革委的事情。”王满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当时大量参考了网络意见,从40万条意见中精选,发现排在前十位的意见,与起草组要做的事情几乎一致,其中就包括“成立改革委”。持此观点的不乏像吴敬琏、张维迎这样有影响力的学者。

上世纪80年代,中国曾成立过国家体改委。当时考虑有些人改革意识不强,便设立体改委来牵头改革。但十三届四中全会之后,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已经明确,各部门都积极参与,体改委的任务逐渐不够饱满,1998年被降格为体改办,2003年体改办也被撤销。

王满传回忆,十八大之后,确定的改革已经超出经济改革范畴,还涉及政治、文化、社会和生态文明等。“这些其实是需要从党中央层面来考虑的。”

但当时起草组主要是讨论国务院机构改革,如果设一个国务院机构来管全面的改革,是否能管得起来,也有点拿不准。最终2013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,没有成立体改委。

到了起草三中全会文件的时候,文件起草组又有人提出,要成立改革的领导机构。这一提议受到了中央的重视,最终决定成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(以下简称“深改组”)。习近平后来向三中全会作说明时指出,全面深化改革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,单靠某一个或某几个部门往往力不从心,这就需要建立更高层面的领导机制。

张卓元说,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,也是在文件起草期间提出的。当时也有人认为,成立两个小组会导致权力过于集中。但他认为,“从效果看,还是有利于改革的推进的”。自2014122日召开第一次会议,深改组成立后已召开过18次会议,共审议通过了92份文件,其中涉及司法改革的最多,共25件。

中国大陆境内第一个自由贸易区——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20139月挂牌成立,成为中国经济新的试验田。

敢想敢干

具体工作中,习近平“打破常规”的举动也不少见。

从拍板“决定性作用”提法到成立深改组、国安委,本轮改革的掌舵者习近平向公众展示了“敢想敢干”和“不墨守成规”的印象,这也体现在他上任后一系列亮相中。

过去,领导人的个人和家庭状况对普通民众而言都比较神秘。但十八大之后一个月不到,新华社就陆续发表了对7名新常委的“全揭秘”文章,从他们的成长、从政、子女、轶事等方面进行全方位解读。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以有血有肉的方式呈现在公众面前,在官媒中尚属首次。

介绍七名常委的文章、照片在新华社播发后,又由北京的《文明》杂志结集出版。这看似常规的举动,实际上也突破以前的惯例——过去并无正式出版物结集介绍中央领导人的个人信息,特别是还将习近平的头像印成书签夹在杂志中。由此也可看出对最高领导人形象传播的新思维。

过去在地方工作时,习近平对宣传常采取“推”的办法。2000年第七期《中华儿女》杂志曾刊发对习近平的专访,他时任福建省长。习近平在专访中说,对他个人的采访,他拒绝了有100次以上,“有了成长进步,也都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,个人没有什么好宣传的”。

不过,在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之后,中国领导人一改过去因“集体领导”而使个人形象稍显严肃的状况,通过新媒体在内的新传播方式,展示、塑造最高领导人更个性化的新形象。

2013年,一组《领导人是怎么炼成的》卡通漫画在网络上迅速走红;2014年春节前,习近平去北京庆丰包子铺就餐;2015年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使用了干部也“蛮拼”的、为人民“点赞”这样的流行语等,都进一步塑造了他的“亲民”形象。观众第一次通过荧屏知道了最高领导人办公室的摆设,习近平身后的书架上摆放着他和妻女推着轮椅上的父亲的照片,也向公众显示了他重视家庭的一面。

脚注栏目
广东环境保护工程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46464号
地址:佛山市南海区桂丹西路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