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正文
习近平改革这三年(下)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5-12-03 12:35:0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三年来,习近平的演讲和文章至少已经出版了8本书籍,广为人知的如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。今年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《习近平用典》,总结了他的习惯用语,他在公开讲话中经常引经据典,并列举自己阅读过的书单。

在具体工作中,习近平“打破常规”的举动也不少见。他在就任总书记一周后,于20121123日,为二炮司令员魏凤和一人举行了晋升上将的授衔仪式。之后成立“深改组”和“国安委”等一些工作,同样也少有前例可循。

此外,就任总书记以来,习近平出访时先后在13个国外媒体发表署名文章,打破了此前国家主席出访的习惯做法,开创了具有个人特色的外交方式。20159月举行的阅兵式,他也突破了很多此前纪念抗战胜利的方式。而最近刚宣布的国防和军队改革工作方案,其改革力度更属空前。

在习近平敢作敢为的工作风格影响下,十八大之后的党内工作中,一些党内会议的规矩也在变化。

一些过去没有召开过的会议,如中央党群工作会议首次召开,而停开多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也再次召开。另一些会议则提高了规格,如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升格为中央统战工作会议,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升格为中央政法工作会议。

2014年,第一次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召开时,习近平亲自参加并讲话。他将当年政法系统有影响的“负面”事件几乎都点了一遍。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,在他的讲话稿定稿前,某政法系统领导曾“央求”讲话稿起草者:“我们系统能否少点几个?”

“要注意弹钢琴”

“胆子大不是蛮干,蛮干一定会导致瞎折腾。”

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,为未来的改革指出了目标和方向。在张卓元看来,“三中全会召开两年来,一些改革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。”例如在金融方面,两年成立了5家民营银行,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启动,一年期以上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已经放开;价格改革上,原来80%的政府定价项目已经下放。

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是经济体制领域的重大突破。20133月,广东省深圳市率先启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,随后在广东全省推广。这项改革的核心是,由“先证后照”改为“先照后证”,把注册资本实缴制逐步改为认缴登记制,改善了创业环境,调动了创业的积极性。

全国推广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之后,从20143月到现在,全国平均每天有1万家企业注册,这些主要是私营企业、中小企业,促进了就业。

此外,财税改革总体方案已经中央深改小组通过,继续推进营改增的改革逐步扩展到第三产业的主要行业,这对服务业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,按照财政部的数字,这方面仅2014年就一年减税3700多亿。

从已推进的改革看,经济体制改革是先导,混合所有制、国企、财税体制、城乡二元经济结构、金融外汇体制改革,都围绕经济体制改革这一重点展开。

这正是习近平所强调的”重点推进”。他在湖北提出的改革五大关系中,有一对关系就是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的关系。

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:“既不搞单打一,又要注意弹钢琴,弹钢琴要注意抓重点,又要唱响主旋律。”最终三中全会的“决定”也体现了这一改革策略——以经济体制改革为先导,司法体制、反腐体制等改革也相继展开。

此外,习近平还认为,只要是对国家富强、民族振兴、人民幸福有利的事,就要大胆试、大胆闯,“当然胆子大不是蛮干,蛮干一定会导致瞎折腾。”

他接着提出了“胆子要大和步子要稳”这对关系,举了农业生产的例子:“很多事情都是春华秋实,有个物质积累的周期,种庄稼该多少天就多少天,该120天就120天,该180天就180天,而且这种物质积累往往少了成分就不一样。为什么说北方的粳米好吃?就是时间长啊,土鸡好吃,也是物质积累没有偷工减料。”

“国外300年的工业化,我们现在30年就基本实现了。然后既要基本实现,又不承担节约时间可能带来的副产品和付出的代价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习近平认为,中国的现代化道路,既要快也不能太急,要在合理的范围内掌握它。他特地提到城镇化问题也要假以时日。“(把)那几亿人都赶到城里去,用什么方法赶进去?是自己进去,还是我们人为赶进去?有的赶不进去还跑回来的,会带来什么问题,要想够。不是我们简单地画张图就实现了。”

2014124日,上海,国家宪法日,法院工作人员站成队列宣誓。(CFP/图)

“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”

“凡是试点的,都必须有法律规定或者法律授权。”

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,法律为改革开绿灯的时代宣告终结。

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,十八大报告提出“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”后,新一届国务院并没有立即按下启动键——直到20138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“在上海自贸区暂时调整有关行政审批”之后。而随后确立的天津、广东、福建三地自贸区,也都先经过全国人大授权。

这和以往的做法不同。在改革开放之初,一个试点往往是以“突破法律”开始,再以立法的形式对经验加以总结确认,随后上升为法律。这个过程被人们称为“先破后立”。

2014228日的深改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,习近平第一次明确提出了“重大改革于法有据”。此后,“重大改革于法有据”的表述见诸习近平的数次讲话中。

2014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阚珂就此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强调法治,强调先立后破,是这个时期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显著特点。“我再说得明白一点,凡是试点的,都必须有法律规定或者法律授权,没有法律规定和法律授权,不得试点。”他说。

南方周末记者获悉,2014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后,“依法治国”被确定为即将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主题,最终形成了“全面依法治国”的决定。

今年315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改立法法的决定,“税收法定”原则被正式确立。这从理论上意味着税收立法权重归全国人大——以后政府收什么税、向谁收、收多少,都需要由全国人大立法来决定。而在这之前,中国的18个税种中只有3个是通过人大来立法的。

更为切近的是“二孩”政策的实施步骤。以往,计划生育政策的公认起点是1980年由中共中央发出的《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的公开信》。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则到了20011229日才被正式通过。

20151029日,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全面放开“二孩”后,中国最高领导机构对计划生育政策发出的新指令并没有马上生效,而是等待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及相关法规的修订。在更早些时候,2013年的“单独二孩”政策,也是等次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法后才正式生效。

今年118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相遇,葛请求政府尽快落实“全面二孩”政策,李克强答复道,“会以积极态度加快推进”,进而他话锋一转,“但请你理解,我不能在这里‘以言代法’”。

北京整治会所歪风,市属公园内私人会所一律关停。图为上林苑饭庄暂停营业。 (CFP/图)

党不能弱了散了垮了

“问题找出来了,你得医治解决啊。”

在习近平的全面深化改革蓝图中,“加强和改善共产党的领导”也是一个重要内容,这一点被写进了三中全会的“决定”。而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,也成了改革要解决的六大问题之一。

“如果我们党弱了、散了、垮了,其他政绩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2014108日,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召开,习近平要求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大局看问题,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的政绩。

上任后,习近平在从严治党上频频出手,中央领导层的强力反腐给国内外留下深刻印象。2012126日,十八大后省部级“首虎”李春城落马,此时距习近平就任总书记不足一个月。

党内腐败早已引起高层警觉,习近平在就任总书记的第三天,在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就指出:“大量事实告诉我们,腐败问题越演越烈,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,我们要警醒啊。”

中共十八大召开时,习近平任起草组长的报告中,首次提出了加强党的“纯洁性建设”,这样的表述显然有现实针对性。

三年来,除了反腐,中央领导层还先后推出八项规定、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、整顿四风等举措。在习近平看来,这些都属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。“也要触动利益关系,也要主动纠错,这都是改革。”

20137月,习近平考察湖北时,适逢群众路线教育刚启动。他提出要“自我画像、挑毛病”,并要求开门整风,让群众提意见。“问题找出来了,你得医治解决啊。”

习近平要求群众路线教育实践和本单位实际结合起来,因为毛病也不是上下一律的。他提到,中央八项规定提出不要铺红地毯,“有很多乡镇也写一条不铺红地毯。它从来就没铺过,你现在还给它找出个事来,还想起要铺红地毯了!”

“你各地有各地的表现,你什么问题突出你就解决什么问题。”习近平说,脱离那个单位的实际,上下一个样,可能就是形式主义了。

十八大后,党员的“出口”被打开。自十八大报告提出党员队伍要“自我净化”后,2013128日,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要求强化党员管理,及时处置不合格党员。两年多来,国内已有多地清退了一批不合格党员。

打开“出口”的同时,党员的“入口”管理也在加强。2015629日,修订后的《中国共产党发展党员工作细则》公布,通过党内法规的形式确定了“控制总量、优化结构、提高质量、发挥作用”。

实际上,“控制总量”的做法几年前已在进行。2015629日,中组部对外发布2014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,显示2014年全国共发展党员205.7万名,较上年减少35.1万名,降幅为14.6%。对比2013年的党内统计公报可以看出,发展党员的增幅已连续两年低于2%

作为强化党的领导作用的一个抓手,十八大后,党组的作用被强化。2015116日,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天召开会议,专门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、国务院、全国政协和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汇报工作。

2015616日,《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》(试行)发布,这是党组制度运行70周年后首度立规。根据这一条例,在国家机关、人民团体、经济组织、文化组织、社会组织和其他组织领导机关中,有党员领导成员三人以上的,经批准可以设立党组,在本单位发挥核心领导作用。

习近平在强调党的领导的同时,也很重视党的红色传统的继承和延续。例如他认为,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,绝不是割裂的,更不是根本对立的。

201315日,新晋中央委员、候补委员贯彻学习十八大精神研讨会在中央党校开班。习近平强调“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,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。”20131226日,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召开,习近平等7常委参加,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:“新形势下,我们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的灵魂。”

武汉东湖的毛泽东故居,是毛泽东在建国后除中南海外,居住得最多的地方,习近平此前参观过一次。2013721日,他在武汉考察结束时,已经是晚上1845分,但仍然在夜幕中再次前往。20141031日,在福建古田,习近平向毛泽东雕像敬献了花篮。

2013711日,习近平考察红色老区西柏坡时,也参观了毛泽东故居、七届二中全会旧址等。他在召开座谈会时,强调全党同志务必不断学习领会毛泽东提出的“两个务必”思想,“使我们的党永远不变质,使我们的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。”

20151126日,13集团军司令部直属队警卫调整连进行教育的场景。

“改革稍一放松就可能会打折扣”

改革之难,还在于既得利益者不愿放手。

三年来,从行政体制到经济、社会、文化等方面,改革在一步步推进。不过,作为总体改革方案的起草组成员之一,经济学家张卓元意识到,虽然改革已经启程,但在有些领域,改革仍推进艰难。

例如,国企改革的思路刚提出时,学界有不少叫好声,但很快就有人发现,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政府,积极性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

南方周末记者发现,2013年底到2014年初,各省都出台了本省全面深化改革方案,在国有资本上缴公共财政比例这一点,多地都打了折扣。之前中央提出,到2020年,上缴比例提高到30%。但各地方案中,仅有北京、广东、湖南、安徽、宁夏表示提到30%,大多数省份都用了“逐步提高”这样模糊的表达,其中就包括一些东部地区发达省份。而在有些省份的国企改革方案中,甚至没有提及“提高国有资本收益比例”这个话题。

与国企改革“让利”不积极相比,各地在争试点、要政策、争享“溢出”效益方面却一个比一个积极。例如中央提出自贸区试点后,就有17个省份一哄而上争取试点。在金融改革版图中,至少有10个省份提出了要建设区域金融中心,其中既有东部发达省份,也有中西部的欠发达省份。

一位三中全会文件起草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思路中,“管资本”的提法受到理论界和文件起草者的一致赞成,但有的部委却另有看法——担心会有国有资产流失,“实际是习惯了过去管人、财、物的那套办法。”

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,对自然垄断行业竞争性业务要逐步放开,这一改革的实际进展也很缓慢。去年中石化宣称拿出油品等销售板块搞混合所有制改革,被认为是个突破。但张卓元注意到,这实际也是个初步的改革,因为还是由中石化控股。

国企从“管资产”到“管资本”的另一难点是,如何与加强党的领导衔接。文件中比较容易规定党组织和董事会的各自职责,但在实际工作中,如何保证党组织不超越公司法的规定干涉董事会,并不好把握。

20159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,对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出了“不设时间表”,似乎是对三中全会提出的“2020年,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”的一个修正。

改革之难,还在于既得利益者的不愿放手。加快房地产税的立法已经明确,但至今没有进展。张卓元到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开会时,就听到中心领导说,他们到地方调研,有的地方干部有两三套以上房子,因此主张房产税从第四套起征。而不动产统一登记也比预料慢了不少。

除了个人,部门利益也阻碍了改革的进展。新一届国务院组成后,提出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、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要“三险合一”,并明确要求在20136月底之前完成整合。

但时至今日,除少数地方如山东明确了由人社部门负责“三险”,大多地方,自上而下仍是人社部门和卫计部门“二龙治水”。曾有国家卫计委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原因是人社部门和卫计委谁也不想放弃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,虽然说经济体制改革是重点,但是经济改革目标的实现,主要障碍都不在经济领域,而在于政府、在于执政党,在政治体制,这是当下改革的关键问题。

属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反腐领导体制改革,目前已初见成效,包括加强巡视、派驻纪检组、强调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等,但“制度反腐”尚未完全建立。有观察者认为,目前的反腐对官员的日常行为已产生一定的约束作用,但缺少对官员的激励机制,反腐与官员不作为成了需要解决的一对矛盾。

张卓元认为,到2020年,要完成三中全会提出的336项改革举措和任务,将是困难重重的历程,需要从上到下坚持不懈,稍一放松,改革就可能会打折扣。

得改革开放先机的广东,今天也最早遇到了发展的瓶颈,区域发展不均衡等短板亟须补上。今年112526日,广东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在广州召开,研究制订十三五规划。面对习近平对广东“三个定位、两个率先”的期待,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要求,广东要在“十三五”期间“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。

作为这场全面改革的操刀者,习近平三年来在多个场合强调中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,“我们要敢于啃硬骨头,敢于涉险滩,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疾开刀”。但要把这些改革的硬骨头啃完,仍需要假以时日。

作为最新的改革进展,最硬之一的一块骨头——国防和军队体制改革,最近已箭在弦上。112426日,北京京西宾馆,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为这一改革一锤定音。解放军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、大军区体制和大陆军体制将彻底改变,代之以“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建”的新体制,境内外媒体称之为对军队领导体制的“革命性重塑”。

在习近平改革进行到三周年之际,这一改革将触及当前体制的核心部分,改革推动力度之大、触及军队系统的利益之深,可谓前所未有。同样不言自明的是,这场改革未来的推进,也未必一帆风顺。

回到三年前,习近平在温暖的南国深圳开启的五天广东之行,今天看来,我们会发现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——这是习近平十八大后首次到地方考察,也是他就任总书记以来在国内35次考察调研中时间最长的一次。在这场意义特殊、意味深长的考察之旅中,习近平回顾父辈的改革之路,思考改革进入深水区的艰难与决择。改革开放的接力棒传到他率领的这一代领导人手中。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,必须赢!(南方周末)

脚注栏目
广东环境保护工程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46464号
地址:佛山市南海区桂丹西路98号